New content item

 

 

不管是现实生活还是各个社交平台,“落单”这件事都显得不太体面。
从深夜鸡汤到段子八卦,很容易凭借共同爱好和话题找到自己的社交圈,
“孤独”很难。因此,“生命”两个字不管落到谁头上,
都显得像需要附和、分享或热闹才能提升质感。
只有一群人除外:
他们在天色将亮时只身捕捉生命灵感,
他们的旅行日记写着种种关于孤独的感悟,
配上广袤天地之中形单影只的图片。

New content item

“极限运动,就是把每件刺激的事做到极致”

 

 张恩博是“孤独公路”出品人与话题发起人,而在这个身份之前,身为汽车编辑的“小张”是个容易孤独的人,尽管心里惦记跳伞潜水滑翔伞等极限运动,但尚被朝九晚五围囿,只能趁着外出拍摄,用越野解解馋;而在领略过越野的魅力之后才发现,原来极限运动能带来的那种“爽”同样能在越野过程中感受到,极限运动不应局限于固定门类,而是竭尽全力挑战生命快感的一种“人生属性”。

 

New content item

“张恩博不是一个大V,是一个爱玩的朋友”

     告别了汽车编辑身份的“小张”,用自己全名开了微博账号,把旅行途中的所见,或是越野相关知识以视频或者照片的形式分享给大家,也就是这个时候,在孤独中学会自处,这成了#孤独公路#的雏形。一个人穿梭在山野公路上的冷冽和空灵,飞跃于沙漠或者川藏线的刺激与满足;既不需要刻意找话题聊天打破尴尬的沉默,也不用担心众人出游难免出现互相“将就”的局面,得益于对风景和自我感受的绝对专注,随心所欲走走停停的自在,旅途的魅力在单人越野的过程中才真正对他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   张恩博称他那100多万微博粉丝为“网上的朋友”,丝毫没有互联网时代被“流量”加持的得意:“网上的朋友说不想上班了想像我一样到处走,但我更觉得玩是一种人生态度,不是说在工作与旅途之间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,活成一本彩页插画,才有意思。”受他的感染,#孤独公路#成为一所提倡“绝对自在”的精神邮局,那些向往在自然与冒险中收获自在的人们,纷纷投递来“明信片”。

New content item

要能应对单人越野中的突发危险,才能一直玩”

 

       单人越野无法探路,遇到突发状况时的容错率更低,车辆在小无人区断轴、轮胎贴着悬崖走,天黑时在大兴安岭车辆打滑掉进沟里险些翻车……种种刺激的经历张恩博挑战过不少,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帕米尔高原之行。穿着短袖的张恩博从29度的喀什开到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,气温因为海拔增高到5000米而骤降,原本在车内也能挨得过去,不料在野路行驶20多公里后汽车爆胎了,张恩博迫不得已穿着短袖在零下三度的高原上下车换胎,但折腾换胎的一个多小时并没有让他得以自救,因为原配的压缩备胎在高海拔区无法打气。好端端的旅途和心情,被野外换胎消磨殆尽.改装轮胎成为他改装车,或是出行前检查的头等大事,因为人在野外的安全很大程度上由车辆生存能力决定。在他用过的所有MT胎之中,将军Grabber MT5最让他惊艳的不仅是胎噪小,更是强韧结实的胎体和它的耐久抗刺扎能力,不会出现在行驶10000公里以后掉渣的情况。

 

New content item

 

 

关于单人越野的对话中,被张恩博提及频次最高的词是“世界观”,季节更替,景色变迁,朝阳日暮,大自然的丰泽和魔幻,似乎只对真正心无旁骛去亲近的人敞开胸怀。
在他身上体现的“孤独”可以另作他解:见我所欲,爱我所欲;因为懂得回归自我,所以“野”得格外自在。

始于1915年。
将军轮胎,无往不至